►珍七(珍荣×荣宰)
►女仆装设定注意
►小段子

  穿着女仆装头上还戴着猫耳头饰的崔荣宰就站在了朴珍荣面前。 .

  崔荣宰只是头低低的不敢看着对方。 .

  笑了笑,朴珍荣更往崔荣宰那靠,「女仆不是该服侍主人的吗?」 .

  崔荣宰听到这话抬头瞪了对方,「哥!」

  朴珍荣摸了摸对方的头,「我觉得很可爱。」而后把崔荣宰已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

  一个措手不及,崔荣宰赶紧用双手搂住对方的脖子,「你、你干麻!」

  「你觉得呢?我可爱的女仆?」一脸搞事的说,朴珍荣抱着崔荣宰往房间走去,「得好好服侍我哦。」笑着说。

-Fin

►镇浦(珍荣×荣宰)
►小段子系列

#1

  「珍荣哥!」崔荣宰打开朴珍荣的房间门走了进去并扑过去床上,正确来说是朴珍荣的怀里。

对于闯进来的水獭七朴珍荣像是习惯了一样,宠溺的笑了笑且摸了摸崔荣宰的头,「好了,该睡觉。」朴珍荣说着,等崔荣宰躺好之后朴珍荣为他盖好棉被。

淡橘色的头毛蹭着朴珍荣的胸膛像是在撒娇般的,朴珍荣轻轻的敲了敲淡橘色头毛的主人,「安分点,不然就回去你房间。」不像生气的语气说着。

  「知道了,珍荣哥晚安!」崔荣宰笑了笑和朴珍荣说声晚安,而后把朴珍荣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

  朴珍荣自动的把崔荣宰抱紧,在对方的头发上轻轻给了一吻。

  晚安,我的小水獭。...

►国旻、霜花、南硕
※还没观看奔跑吧防弹EP.12的孩子请勿点入此篇文章。

-
国旻

  「田柾国!快放我下来!」被田柾国整个抱起的朴智旻大喊。
  田柾国轻打了朴智旻的屁股,「犯人给我乖乖闭嘴,不然我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
  「什、什么后果?」朴智旻有点害怕的问。
  田柾国把朴智旻轻放下来,靠近朴智旻笑了笑说:「你知道的。」
-
霜花

  金泰亨看着眼前为了减刑而跳舞的郑号锡,小小的说了一声:「号锡哥真的,好帅啊……。」
  此时郑号锡揪住金泰亨的衣领,「嘛,其实也不用减刑。」郑号锡和金泰亨的脸靠的很近,「因为我想跟你在一起。」

  此时的金泰亨脸已经红了像苹果一样。
-
南硕

  「你想用什么方...

►主霜花(HopeV)
►副国旻、95。
.
.
.
最近郑号锡和田柾国发现,自家的爱人总是和另一方的爱人黏的很近。感觉他们才是一对。
可是金泰亨和朴智旻这两人偏偏又是同年龄,一定有很多事是同年龄层才会懂的。
但是看到他们这样,不免让郑号锡和田柾国两人吃醋了;不过两人却没有表明自己的想法,大概是因为面子关系。
-
BigHit公司,练习室。
今天防弹的团员们,又再为最近的巡回以及回归加强练习舞蹈。
.
此时的金泰亨和朴智旻在角落休息着。
「呐,智旻啊,你觉得我该送什么给号锡哥啊?」金泰亨小心翼翼说着,眼神一直左顾右盼,怕郑号锡突然出现听到自己为他的生日礼物而烦恼。
朴智旻看了金泰亨,「就跟你说你把你自己送给号锡哥就好啦!...

△數字松(一十四)
△短短短超短篇,文渣。

打完棒球回來的十四松,從廚房到了一杯牛奶來喝。
來到客廳,發現一松哥哥正在睡覺。
靜靜的坐在旁邊,喝著冰涼的牛奶。

感覺有人走進客廳,一松稍稍睜開眼睛,發現是自己的弟弟,十四松。
“剛打完棒球回來吧……”一松心想。

本來想繼續睡下去的一松,不知道為什麼,睡不著。
突然覺得嘴巴有點乾,便爬了起來。

剛喝完牛奶的十四松看到一松醒了。
「一松哥哥!」依然有精神的呼喊。
一松頓了頓,往對方看,「渴……」
「!」十四松拿著杯子「我去幫一松哥哥到牛奶!」說完,便起身打算走去廚房。

從他身旁經過時,被他拉住,他也站了起來。
「這裡就有牛奶……」順勢的舔了十四松嘴角不小心沾到的牛奶...

△數字松/一十四
△OOC、文渣注意<<<

拉開房門,映入眼簾的是自己的弟弟在幫我們五位兄弟摺衣服。
「十四松,我也來幫忙吧……」走到他身旁坐了下來,也拿起衣服開始摺。
你拿了下一件。
嗯?是平常穿在自己身上的紫色帽T。
「是一松哥哥的衣服!」你燦笑著,便把我的衣服抱在懷裡看著我說「有一松哥哥的氣息!」
嘴角微微上揚,便伸手抱了對方「有十四松的氣息。」
「最喜歡一松哥哥了!」你說。
「我也是。」溫柔的摸摸你的頭「最喜歡十四松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我開始習慣,你身上的氣息。
甜甜淡淡的味道,是幸福的氣息吧。

-

作者:
其實我不知道我在寫什麼(逃

※組合_電子松
※名字分辨 チョロ松=傻松、トド松=椴松
※椴松視角
※學長學弟設定,自我流設定,渣文筆注意。

五月十四日,天氣晴。

想起去年的今天,我也是要準備考試的孩子,那時候超緊張超怕自己沒辦法考上跟你一樣的高中。
還好皇天不負苦心人,不但讓我考上跟你同一所高中甚至還是你的直屬學弟。

吶,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那年你畢業那天時,有個學弟跟你要你的制服上的第二個鈕扣?

「學弟找我有什麼事嗎?」
學校的後棟後面的花園,我沒曾想過我們可以近距離甚至說話。
上次十四松告訴過我,如果跟喜歡的人在畢業的時候拿制服上的第二顆鈕釦代表就是對方喜歡他,而如果對方願意給他則代表接受他的心意。
雖然,不知道傻松學長知不...

*組合_數字松
*可能OOC
*文渣、短篇(?)

他是我的弟弟,一個非常喜歡棒球又有點笨的但又像天使一樣的弟弟。
而我,個性孤僻不擅長交朋友,在別人眼裡根本就是一個恐怖的人或許用"惡魔"來形容也可以。

平常都會來黏我會來問我要不要打棒球的他,今天怎麼那麼安靜?
很少見呢,他居然在看雜誌。通常這個時間他應該在外練習棒球的。
「吶,十四松?」
似乎是被我突如其來的聲音而嚇到,「幹嘛下一跳?」
「因為一松哥哥很少會主動講話!」他回答,似乎也是這樣。平常我不怎麼主動的。
見我沒什麼回應他開口,「一松哥哥,吃餅乾嗎?」他拿起桌上的Pocky看著我。
「不要。」我拒絕了他。
他...

tutu.

台湾人。 IG:yiyun_0919
A.R.M.Y / I GOT7 / My Day / CARAT /AROHA

© tut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