이윤YiYun

「喜歡、愛,這樣的詞語,完全不夠。」

明明都是隊長為什麼我是被寵的那方?

正名:為什麼都是隊長我卻是受的那方?

→多團多CP,繁體字。

主要是想寫豆漿,突然想到這樣的題材就寫了ㅋ

南碩、範宜、鎮弼、澈順、雞經、豆漿
有雷以上提到的西皮建議儘速滑過,我照上面順序來寫。

※還是講一下誰是誰怕會有不清楚的※
BTS 南碩_金南俊×金碩珍
GOT7 範宜_林在範×段宜恩
DAY6 鎮弼_朴晟鎮×金元弼
SEVENTEEN 澈順_崔勝澈×權順榮
Block B 雞經_禹智皓×朴經
WINNER 豆漿_宋旻浩×姜昇潤





正文⤵
-
  說到團體,我想隊長這個職位給大家的印象就是好好整頓團內、照顧成員和從他們身上感受到的“隊長氣勢”。

  而每家的有些粉絲也很喜歡看團內的誰和誰發糖,別跟我說你不愛。

  今天呢,就要和大家說各家隊長和另一位成員的故事——
-
南碩

  

難得休假日,金碩珍還是起了一個大早準備早餐,這種事對他來說習以為常。

  

好不容易昨天說服金泰亨和自己愛人金碩珍換房,剛睡醒的金南俊,自然的往旁邊伸出手,本來想抱抱他的愛人趁機偷吃豆腐來著。

  

手一摸卻什麼都沒有,努力的睜開眼揉了眼睛,看著身旁空無一人。

  

本來想喊對方的名字卻止住,香味慢慢地從廚房飄向房內,還沒換掉睡衣就悄悄走去廚房。

  

熟練的圈住對方的腰,而正在準備早餐的金碩珍笑了笑,把一隻手空了出來拍拍圈住自己腰的雙手,「醒啦?早餐快好了,再等會。」

  

「嗯⋯⋯」金南俊簡單回應道,要鬆開對方的腰前,唇便在脖子上親了一下。

  

剛從廁所出來經過廚房的忙內田柾國,看到這有點曖昧的畫面,表示:我今天是不是太早起床⋯⋯?


-
-
範宜

  來到國外應該要好好休息睡個覺補充體力準備過幾天的演唱會。林在範怎麼想也猜不到段宜恩居然帶上筆電來到了國外,重點就是為了和他的美國朋友一起玩遊戲!

  林在範心裡委屈,怎麼自己就輸給遊戲呢?

  這次好不容易同一房,林在範覺得他不能這樣做此罷休。

  洗完了澡走出浴室就看見段宜恩坐在床上很認真的看著電腦,認真到連林在範已經坐在床上盯著他,他都沒發現。

  「我說,宜恩啊⋯⋯」林在範想說什麼卻不知道怎麼開口,總不能直接擺明他在和一台電腦,不,是遊戲,吃醋吧?

  段宜恩就像林在範說的很認真?不,遊戲打到一半段宜恩早就發現了。關掉筆電的電源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

  段宜恩掀開被子躺了進去,看著還在發愣的林在範,伸手拉了對方的衣角,「在範,我睏了。」

  還在想著怎麼把對方騙哄來睡覺,被叫回現實才發現愛人已經躺在床上在等著自己。

  「嗯。」簡單的回應,林在範也掀開被子躺了下去,手伸過去抱住對方,而對方只是往自己懷裡縮了縮。

  「在範,」段宜恩抬頭,主動的親了對方的嘴唇,「⋯⋯晚安。」說完便馬上靠在對方胸膛上準備要睡。

  林在範笑了笑,看著懷裡臉耳根有點紅的段宜恩,輕聲地說:「晚安。」

  明明剛剛還在和遊戲吃醋計較的。林在範心想,不過他也沒辦法,畢竟這麼主動的段宜恩讓人怎麼不寵呢。
-
-
鎮弼

  金元弼拿起手機開始自拍了起來。

  因為拍MV的關係,DAY6來到了一家樂器店。正在欣賞店內吉他的隊長朴晟鎮,轉頭想叫金元弼聽聽某把吉他的音色,一轉頭發現對方正在自拍,默默走到對方身後。

  朴晟鎮左顧右盼,趁工作人員都沒注意這邊時用雙手抱住了金元弼。

  突然被背後抱,金元弼嚇了一跳。微微轉過頭才發現是自家隊長,正想開口叫對方把手拿開,因為還在工作啊!

  朴晟鎮放開了一隻手拿了對方的手機,「看鏡頭。」向金元弼說著。

  金元弼乖乖的看向手機鏡頭,朴晟鎮抓好時機拍下了照片。

  把手機還給對方也鬆開了對方,這時金元弼轉過身看著朴晟鎮,「還在工作呢,哥!」

  看著眼前有點炸毛的人,朴晟鎮伸出手輕拍了對方的頭,「偶爾而已嗎,不然你總是說我嫌棄你。」抱怨的口氣。

  「我說的是事實!」金元弼反駁,「不理你了,我去找度雲玩!」說完便離開。
.
  而後的幾天,朴晟鎮看見金元弼的手機桌布是那天自己和他拍的自拍照,嘴角微微揚起。

  表面上嫌棄,但私下卻只寵你。這就是朴晟鎮和金元弼的相處模式。
-
-
澈順(ft.知漢)

  結束了活動,SEVENTEEN的大家回到宿舍後,權順榮一人馬上去拿盆子裝滿了水還有一條毛巾走到崔勝澈的房間,開始照顧起生病的對方。

  「真是,你能不能好好照顧自己啊⋯⋯我們隊長。」權順榮表面上不高興的說著,但實際上很擔心。

  重新幫對方換了一條毛巾,「你啊,要快點好起來,克拉們都很想你呢!」權順榮像是媽媽樣的嘮叨著。

  幫對方蓋好被子後才準備起身離開,不料被一隻手抓住而又坐回床上。

  那隻手的主人不知道花了多少力氣坐了起來,用雙手環住了權順榮的腰,聲音不像平常那樣微弱的說著:「嗯⋯⋯知道了,會趕快好起來的。」崔勝澈把頭抵在對方肩上,「陪我,我會馬上好起來。」任性的說著。

  權順榮無奈的笑了笑,手摸摸對方的頭,「知道了。」

  隔天,依據SEVENTEEN的天使尹淨漢的說法:「我昨天跑去和知秀睡了,因為房間太閃了。」
-
-
雞經、豆漿

  禹智皓和朴經還有宋旻浩從之前就認識了,因為是同時期的練習生。

  之後姜昇潤是由宋旻浩給他們介紹而認識的。
.
  朴經偶爾會和姜昇潤一起出去,但出去的原因都是為了感情上的事,姜昇潤總會和朴經談談自己和宋旻浩的事。

  「你們感情什麼時候變那麼好了。說吧,這次抱怨了什麼?」禹智皓把工作放在一旁,開始專心聽朴經說話。

  朴經喝了一口咖啡,「昇潤說,他覺得他和別團的隊長很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禹智皓問。

  「同樣身為隊長,自己卻是被寵的那方⋯⋯」朴經笑了笑看了禹智皓。

  「我覺得倒是經兒很寵我呢。」禹智皓坐在對方身旁把朴經攬在懷裡,「可能寵的方式不一樣?才會這樣想吧。」

  「我還沒說完呢,」朴經輕推了禹智皓,「還有一點,他說為什麼他是⋯⋯被壓的那方。」說到最後越說越小聲。

  不過後面的話卻是被禹智皓聽的一清二楚,瞬間大笑。

  「誒,真是,別笑啦!昇潤好歹也是釜山男子,可是很漢子的。」朴經說著。

  禹智皓點點頭,「好,我們經兒說的什麼都對,不過真的很好笑嗎,我還以為他們發生什麼事了呢。」又笑了幾聲。
-
  「呀!宋旻浩你別碰我!」姜昇潤生悶氣的坐在沙發上,一直想不透,明明自己是釜山漢子啊是隊長啊!怎麼自己總是被寵甚、甚至是⋯⋯。

  宋旻浩很無奈的坐在對方身旁,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惹了他家潤尼生氣。

  而後過幾分鐘,宋旻浩收到了禹智皓傳的訊息。看完訊息後笑了笑把手機放回了桌上。

  手輕輕的伸過去握住對方的手,見對方沒什麼反應便又下一步的和對方十指緊口。

  「不然你說,我不寵你,我寵誰?」宋旻浩突然開口。

  姜昇潤看向對方,心裡想著大概是朴經告訴禹智皓而禹智皓又告訴了這個傻土豆。

  「那、那為什麼⋯⋯」姜昇潤想說什麼卻覺得要說的話很不好意思又沒說出來。

  宋旻浩像是讀心樣的,用另一隻空閒的手抬起了對方的下巴,輕輕的吻了上去。

  趁對方微微張開嘴時舌頭侵入了嘴內,每個角落都佔據。

  「唔⋯⋯」姜昇潤覺得自己不能呼吸了便用手輕拍對方的胸膛。

  宋旻浩不捨的放開了對方,牽出了銀絲,看著眼前臉漲紅的糯米糰子,「這個答案,滿意嗎?」笑了笑,問著。

  微喘氣,姜昇潤別過頭,「⋯⋯嗯。」

  宋旻浩把姜昇潤抱進懷裡。

  就算跟別團的隊長不一樣,你姜昇潤還是我宋旻浩的糯米糰子。

  只專屬我的,我也只寵你這麼一個。

  - Fin

评论 ( 2 )
热度 ( 75 )

© 이윤YiYu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