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合_數字松
*可能OOC
*文渣、短篇(?)

他是我的弟弟,一個非常喜歡棒球又有點笨的但又像天使一樣的弟弟。
而我,個性孤僻不擅長交朋友,在別人眼裡根本就是一個恐怖的人或許用"惡魔"來形容也可以。

平常都會來黏我會來問我要不要打棒球的他,今天怎麼那麼安靜?
很少見呢,他居然在看雜誌。通常這個時間他應該在外練習棒球的。
「吶,十四松?」
似乎是被我突如其來的聲音而嚇到,「幹嘛下一跳?」
「因為一松哥哥很少會主動講話!」他回答,似乎也是這樣。平常我不怎麼主動的。
見我沒什麼回應他開口,「一松哥哥,吃餅乾嗎?」他拿起桌上的Pocky看著我。
「不要。」我拒絕了他。
他拿起一支在我面前晃了晃,「很好吃的!」
「就說不要了。」我別頭。
他頓了頓似乎是在想什麼,便咬了手上那一支巧克力口味的Pocky。
「一松哥哥,來!」
「都說了......」
話還沒說完嘴裡出現了一股巧克力的味道;我看著眼前的人,他咬著一邊而我咬著另一邊。
我帶著吃著餅乾說話有點含糊不清的說:「就、就說......」
下一秒,有個軟軟的東西在嘴唇上,是他的。
我沒有要推開他的意思甚至想抱住這個笨蛋天使,想把他緊緊的抱在懷裡。
「好吃嗎?」他離開了我的嘴唇,臉上笑笑的。
平常不笑的我因為他那單純可愛的傻笑,嘴,似乎也有些了弧度。
「十四松。」
「什麼事,一松哥哥?」
我吞了一口氣,「我喜歡你。」沒錯,我把從之前到現在心裡的那句話講了出來。
「我也是哦!」他還是笑著。
他明白嗎?明白我對他的那種喜歡?
應該不明白吧。我內心自問著。
「還要吃嗎?一松哥哥?」
「不用了。」
『還要。』
「搜嘎噠!」
十四松快速的在我嘴裡塞了一支Pocky,奇怪我明明......,頓時,我看見角落的超級貓。
「真是多管閒事。」
雖然是帶著生氣的口吻但是心裡卻很開心。
吃完了那一支巧克力棒,覺得有些空虛?是因為剛剛有十四松的嘴唇嗎?咦?我在想什麼啊!
「一松哥哥,臉紅了呢!」
「不、我才沒有!」想拉起口罩遮掩自己的羞赧才發現今天沒帶上口罩。
真是糗啊,被他看見自己羞澀的樣子。
「吶,十四松,我剛才是認真的哦,對於喜歡你。」
這次他沒說話,把自己那過長的袖子遮了自己的臉。如果說是在學我似乎有點過火啊?
『我也是哦,剛剛那句話!』
嗯?這不是我的?那超能貓是在學?
我看著眼前的十四松,他的臉跟剛才的我一樣,似乎有紅暈呢。
原來是這樣啊,我笑了笑走到他面前,「我還想要?」
「餅乾!」他有點手忙腳亂的拿起桌上的餅乾。
「不。」我壁咚了他。
「耶!」
似乎是被我的舉動嚇到,手上的Pocky掉了下去,臉,比剛剛更紅了些。真是可愛。
「我要的,是你。」
「耶?」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我奪走了他的思緒。
親吻他柔軟的嘴唇,慢慢的從嘴巴、牙齒接下來是更深入的舌頭。
「唔!」一開始他想反抗,但之後也接受了。
舌尖交替著我們的口水,沒想到原來接吻是這種感覺;有一點點甜甜的幸福的味道。
直到他快沒辦法呼吸時,我放開了他。
他喘著氣,臉上的紅暈不但沒有退掉反而更紅了。
「對不起。」自己好像太過於心急。
「沒關係的哦!」
他恢復了像平常那樣的笑容,便把我的手放在他的頭上。
真是,我把他抱進懷裡摸著他的頭,他沒有反抗。
『最喜歡你。』
「多嘴。」
『我也是哦,最喜歡了哦!』
抱在懷裡的他原本消逝的紅又漸漸紅通了起來,「十四松,我想親口聽你說。」
「最喜歡了哦,一松哥哥!」
「我也是。」
不知不覺,我們倆睡著了。我抱著他,心中有一股很溫暖的幸福。

「真是可愛啊,他們。」
在夢中,隱約聽到粗松大哥的聲音。

-END-

-Yi Yun Time-
大半夜的睡不著只好產文囉www
然後莫名又想到Pocky梗#
那麼,謝謝你觀賞這篇文章。

评论
热度(18)

兔兔小生物.

很懶,但還是想寫文。

© 兔兔小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